地震也是地球村的一员

2011年3月11日,一场猝不及防的灾难——9.0级特大地震突然降临日本,大自然在人类面前又一次显示它巨大的神威。


   地震发生据日本仙台海岸以东130公里的太平洋板块俯冲带上,震源深度24公里,震中位于38.322°N, 142.369°E,发震断裂为向西缓倾的逆断层,其倾角不到15度,就是这样的断裂才有能力积蓄足以爆发9.0级地震的能量。两天后,有地震触发的新燃岳火山爆发。


  当地震波传到陆地时,地面簸动甚烈, 犹如在波涛汹涌之船,人不能立,颠仆于地。整个日本东北岩手、宫城和福岛三县,桥断路扭,房屋倒塌、大火延烧,烟尘蔽空,恐怖至极。接着,海啸卷着10高的混浊巨浪咆哮着冲上堤岸,几乎冲毁其路径上的所有一切,昔日整齐的楼房瞬间碎裂,和船只、车辆、货柜、树木、家具、物品、箱包、衣服、床垫、窗帘、书籍、婚纱照……等一切皆变成凌乱不堪的浮水垃圾。海啸留下的泥沙土石淹埋了颓垣断壁、道路和农田,城镇被夷为平地。多年来人们熟悉的城市街道面目全非。那些曾经享受此地美丽景象的人,也都极可能已魂入九泉。无辜的死难者,几乎都是在毫无准备的状态下,遭到灭顶之灾。太匆忙,太急促,来不及和亲人打声招呼,死亡就突然降临。

 地震极其肆虐、极其暴戾、极其戕害!太凶了! 太吓人了! 然而,大自然就这种方式完成它海陆变迁的过程,它才不会考虑我们人类的感受!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,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(Blaise Pascal,1623-1662)。在我们居住的地球上,随时有可能地震、海啸、山崩、地陷,天灾降临,摧毁我们多年辛苦建起来的家园,夺去我们的亲人,置我们于困境。生命在地球上就像瓦砾堆上的幼草,稀稀落落地在石头缝中生长。生命和文明像夕阳余辉一般脆弱,灾难什么时候来,完全由大自然独自做主,人类并没有发言权。我们人类不能也不应该过份地放大自身对自然的作用,把脆弱的幼草天真地当作参天大树,傲慢地忽略了已经存在46亿年的地球。在不可抵御的大自然面前,我们人不过是狂风中的一粒微尘,只有悲叹生命的脆弱和命运的无常的份。

  地震也是地球村的一员,而且在人类到来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了。地球年龄46亿年, 地震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至少已有44-45亿了, 地球冷却有了脆性地壳, 在应力作用下就会在岩石中产生脆性断裂, 于是就有了地震。地震是地球的一声叹息,却让我们人类承受无比痛苦。


   打开一张世界地图,我们就会发现大多数人口密集的地方也正是地震相对频发的地方,例如,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、加拿大的温哥华地区、南美的西海岸、日本和中国的台湾。居住在这些地方的海边,不仅可能受灾于地震而且还可能遭遇海啸。“灾区”和“福地”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。会发生地震的地方往往是地势起伏强烈、山青水秀、云霞低垂、植物清华、气候温润、空气新鲜、自然景观美不胜收的地方,舒宜常有,而震灾不常有,但地震总在人们猝不及防的时候来。正如《唐山大地震》作者钱钢说:“地震的悲惨,时而被人淡忘,时而又被人突然提起。被人淡忘的日子,它本应被人记忆;而被人突然提起,却每每在不忍回首之时”。


   人类怎样才能学会和地震和谐共处呢?这是个绕不过去、的确需要研究的问题。

Copyright@1997-2009 中国地质调查局深部探测专项管理办公室 中国地质科学院 版权所有,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29128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6号,邮政编码: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