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保护地球 精彩地质”作品选登——翻越祁连山
2017-12-01 作者:陈宣华 来源:本站


那一夜,我就躺在乌兰的夜幕下,

寻找祁连山上的星星和月亮。

那一夜,我辗转不能入睡,

一心想着要不要去德令哈——

那个神一样的存在,

诗人海子曾经去过的地方。

 

姐姐,我终于下了决心,

我不去德令哈。

姐姐,我要忘记海子,这个短暂的记忆;

去翻越祁连山。

翻越祁连山,翻越祁连山,

去寻找一本深邃的历史之书!

 

翻越祁连山,我们从乌兰出发,

这个柴达木北缘的小县城,因为六千万年来妩媚的红层而有了名字。

远处,陡峭的天峻南山和宗务隆山扑面而来,

压弯了都兰湖柔弱的小妖姬,跳起舞来。

这位婉转缠绵的红层美少女,印度次大陆与亚洲大陆联姻的小女儿,

你是否真的喜欢祁连南山如此高大的胸怀?

 

祁连南山,二亿五千万年前曾经的小海盆,

曾经的老特提斯海女神在北方的小女儿,如今变得如此强大,成了男神。

那时候,南侧东昆仑-柴达木岛弧剧烈的岩浆让她(他)汗颜,

短暂而浅显的海盆无以承载太多的记忆。

二亿三千万年前,地质家们所谓的印支运动,

在她(他)身上打下了最为深刻的烙印。

 

姐姐,依我看,这些都太年轻了。

你要是走进祁连山的心脏,那个叫托莱南山的地方,

就会掉进时间的深渊,再不会用百年来作历史的刻度,

因为,这里曾经是远古的大陆男神。

十六亿年前,这里就有古老的陆地,

那时,他真的就生活在这里吗?

 

这一块古老的陆地,大家称他为中祁连地块,

男神的名字太不起眼了,我们还没有想好。

有人说,他是华北的兄弟,大华北的一部分,

有人说,他来自澳洲,曾经和美丽的扬子姑娘成为兄妹。

或许,他就是老特提斯海女神稍大一点的儿子,

在这里迷失了自己,问道于我们?

 

姐姐,你要是不信,你就到这里来,

就在牛心山下、黑河河畔,美丽的祁连县城迎来了高贵的公主,

这里,曾经一片汪洋,老特提斯海女神年长的女儿,

用她六亿年前的海水,拍打着野牛沟两侧山上的玄武岩石枕。

她曾经的妩媚和易起风暴的性格,

都化作了青山绿水,化作了山上的石灰岩。

 

玉石,玉石,这是铁打的证据,

摆在了托莱山和走廊南山的山沟沟里,

告诉我们,

是海神的女儿嫁给了她喜欢的男神古陆。

还有那坚硬的石榴子石和硬玉质绿辉石组成的榴辉岩,

告诉我们她和男神五亿年前曾经的媾合之欢。

 

姐姐,古老的年代总归过去了,这一切本应该成为历史。

可是,六千五百万年前,

两个强大的男人,古老的印度大陆和新生的亚洲大陆,

却要在这里较量着他们的膂力,改变了一切的一切。

他们曝光了古代男神与公主的往事,却造就了富饶美丽的河西走廊,

还有那万顷盐田的聚宝盆——柴达木盆地。

 

历史告诉我们,

精彩的一页,总是在山的那一面。

翻越祁连山,我们来到了张掖,

飘带般起舞的五彩山丘,带着陡峭的丹霞,

张开双臂欢迎我们,

我倒在了河西走廊绵绵的情怀之中,回到了敦煌。

 

青海湖,哈拉湖,大、小柴达木湖,

星罗棋布的湖泊是祁连山的女儿们,风情万种。

柴达木山,党河南山,野马南山,托莱南山,托莱山,走廊南山,榆木山,

一条条伸向西北的山脉,是祁连山的儿子们,托起了山的脊梁。

党河,疏勒河,北大河,黑河,一条条矜持的河流,

在山与山之间走动,造就了一片片绿洲。

 

雄壮威严与缠绵温柔相映成辉的祁连山脉,

是伸向西北沙漠的一个湿岛。

他握手天山,把盏言欢,

兄弟的脚下蹚出了中原连接西域的天然通道。

千百年来,中西文化交会,这里成为多文明的擂台,

丝绸与玉石竞相争宠,散落在敦煌,化作一颗明珠。

 

姐姐,我迷失在祁连山绿色草原的怀抱和深邃的历史之中,

天空的明镜映出我内心的不安。

那祁连山,曾经是匈奴人心目中的“天上之山”,

保护了繁华似锦的河西走廊,呵护着熙熙攘攘的丝绸之路。

可是姐姐,就在他的心底之下徘徊,

我却不知道,祁连山,我应该为他做些什么。

 

2017年夏野外季写于青海乌兰


Copyright@1997-2009 中国地质调查局深部探测专项管理办公室 中国地质科学院 版权所有,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29128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6号,邮政编码:10003